Thawne

“抱歉,士郎。”包裹在漆黑天鹅绒袍子里的来者褪下帽兜露出紫色秀发,间桐的义女横亘在他们面前。“樱……怎么会……”红发的少年眼底苦涩奔涌。

“他们对我做了可怕的事情……不仅仅是用刻印虫蛀蚀了我的肢体……”樱脱下手套,原本应是令咒的地方皮肤龟裂脱落,露出肌肉,伤口里有诡异的触手在抽动。“……他们,给我植入了一段遗传因子,和一条命令。”

“果然,她就是负责这个时代的人理烧却的……”藤丸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樱。“可恶……”

“虽然并不完整,但我……我无法反抗……”樱嘴角哆嗦了一下,僵硬了几秒但终究挥手,两张卡片浮现。“我会记住你的,夕阳下的,短跑选手……但如果可以的话……”

樱最后的话语随着她的人形变得破碎。勉强维持着人的轮廓,体表却布满了无数的眼与触手——一个近乎魔神柱,但只有一人高的肉块怪物。

“兰斯洛特。”狂战士卡片翻转,正面绘有漆黑的湖上骑士。“莫德雷德。”银红色的叛逆骑士显现于剑士卡片。“理想之城,吾之将倾。”全身的眼睛怒睁,发出一声悲鸣,肉块怪物吸收了两张卡片。触手绞合硬化变成金属的铠甲,漆黑和赤红是它周身的雾气与雷电。牛角盔上,狭长的窥孔闪烁着血样的红光。

“这两张卡片么……真是恶趣味。”藤丸咕哝着,玛修和骑士王则气得咬牙切齿。

“魔神柱巴巴托斯——”巨大化的半魔神柱扬手,推翻了一座写字楼。“克拉伦特·阿隆戴特!”

——看完《魔法少女☆捷德》之后的糊丝乱响

无题

稍微总结了一下阿尔托莉雅的情感……就那几个比较热门的cp

梅林是远处塔尖的金色阳光依旧遥远,

王姐是崖边雾里的朦胧月影指向灭亡。

桂妮薇儿只是镜筒里似乎很近的星,

莫德雷德却是胸口锋利的染血碎镜。

英雄王灼眼,贤王无限好却太近黄昏又终是无缘见。

红弓兵太冷,那是油灯般温暖的仿制者最后的模样。

姑且占个tag吧,王池沉了,心有点儿痛。

在一个群里受到了巨额真实伤害……其实一开始我就什么都不是,不是吗?偶尔也想试试用绅士的标准要求自己,以及做个合群的人……但是做不到啊。

“喝彩吧!为吾辈的仇恨喝彩吧!哈哈哈哈哈……!”五官因悲愤而扭曲的冷美人此刻病态而开怀的大笑,燃烧的尖钉钉入逃跑的神腕手背,在悲鸣中将之由内而外烧熟。助战位的复仇者小姐兴致盎然。

“……不要玩弄猎物,让娜。”策马踏翻对方,以魔枪休止其战栗,阿尔托莉雅面不改色。“你大杀四方的时候更美一些。”

暴君伸手,魔女上马,两人交换了一个狂若撕咬的吻。

“啧,趁着刷种火约会,好歹也对你们的御主保持点儿尊敬吧……真是没眼看呢。”包裹在黑袍里,藤丸微笑默叹……尔后以手比枪,一发阴炁弹打断了躲在死去的神腕背后瑟瑟发抖的刚腕。

“辛苦了,二位,我去收集种火,剩下的时间交给你们。”

——记一次刷种火

抱头蹲防的达芬奇亲,午时已到的混乱邪恶咕哒君和去买橘子的阿尔托莉雅

稍微有点儿扎心了

氪金金尽爵不见,发牌牌绿误红拐。

这游戏还真是“非的·干不过·欧的”,运气好的时候海叔上去咚咚咚就结了,运气不好的时候令咒都拉不起来……暂时休息一下吧,写写文攒点儿欧气……

呜呼哀哉!

emmm,一个炸裂的开场……循序渐进吧……之后会有复仇者小姐和风暴之王的橘里橘气,小小杀人鬼和鸣丧老爷爷的亲情向……

用抑鬱症博取同情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。

也许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抑郁症情节吧……但嚷嚷着要死要活还自称抑郁症的,真是不堪入目啊……

慈叶:

ANRIO临川:



抑鬱症一點都不酷,抑鬱症不是心裡疾病,抑鬱症不會一不開心就拿刀片在手上畫十字架,我已經因為抑鬱症失去一個朋友了,希望那些用抑鬱症博同情的同學長點心好嗎 ,在你們假裝抑鬱症嚷嚷著我要買刀片我要割脈我要自殺的時候,真正的抑鬱症患者在高樓一躍而下。